幻昼

2020-01-01 12:38:11  作者:莯卿

——2020开年之作

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,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。

——题记

深邃人间没落,接近宿命安排,安耐烽火滔天,记忆抛落深渊。只身坠落悲河,风雨如晦暗淡,心中誓言何在?

只身潜伏在岁月的深渊中的我,喋血归来,又浴火重生,在峥嵘落幕之前蓦然回首。2019,这一年着眼目睹了多少春江月明,潜伏在人间的最深处,我看到了些什么?是人间的悲欢离合,还是幻色笼罩的昼夜混沌?

借着晦暗不明的灯火,夜色混淆了光亮,时代的灰烬埋藏在了这个一零年代最后的尘土之中,搁浅了过往的离绪,不要让希望湮灭在黯黑的末端,叶子伴随着雪花,一路颠簸,狠狠坠落,记忆像冰封在山河里的未知,步入这个时代的人,也许,早就割断了过往的惆怅,只是沉浮的人是我,被末日放逐的人亦是我。

只身潜伏在悲伤的河流中,憧憧迷雾掩盖了伤口,让其躲避而愈合,缝缝补补,等待新的快乐不期而至。

幻色的白昼,伴随着人们的歌声,绽放出它那独具一格的风采,任由无尽的荒芜覆盖着,不过那些似乎都是我们自己的独白,澎湃的不是希望,而是我们不屈于绝望的心声。孤独中踌躇,寂寥中彷徨,较量中驰骋,在这个故事的结尾,写下了的是不是我的故事呢?疾风起,落叶舞蹈于眼眸前,在记忆和希望的交至中,我似乎放下了那些不堪的安排,黯然失色亦无妨,化作尘埃落入2019的深渊。

冰封过去,不留伤雨,在末日穷途中亦未放弃,这是人求生的本能,伴随着风的呼啸声,再一次坠入一片寂静……

也许,终此一生,再不曾见。

多遗憾,种种忐忑漫于心中。泰安市的灯火熄灭了,济南市的目光久久黯然,时光如水,月隐难免,徘徊万水千山。

为何我抹去了过往的懵懂?为何我逝去了最后的笑容?眺望港口,谜一样的等待着些什么,星空一次次划过,我不改旧颜色。幻昼的梦,在扑朔迷离中让我情不自禁凝视夜空。

我的眼泪是悲,在雨的哭声是悲,在2019的喧嚣中惆怅的是悲……悲情城市,姚望过去,再无故人。于是我迎着雨水,在暗淡中沉浮,其中氤氲的,除了这座城市的雨的愁绪,还有新的花朵盛开的征兆,无关后人的猜疑,至少今天我能体解。

雪花继续沉默,时间倒戈,无人呼唤,黯然销魂,支离破碎,分崩离析……原来,我们曾经所坚持的一切,到了后来,都会烟消云散,无人问津。原来,我们曾经所在乎的一切,到了现在,都会褪去它原有的光泽,我们为彼此流过的泪水,变得不再值得。空欢喜,阴雨茫茫中踱步而出的是我,不是悲伤。彳亍的是我,不是故事。寝食着记忆的人格,总是不经意间作怪,也好,毕竟那都是我的泪水浇灌而成的,岁月深渊,久久难以释怀。

“我们最终都要远行。”海子微笑着回了挥手,告别了最初的自己。抹去了懵懂。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。”陆游的泪水在送别中缓缓坠落,痛彻心扉,泪如雨下……“我和谁都不争,和谁我都不屑。”杨绛先生人生几经波澜,最终在这样一个传奇的一生的结尾,画上了句号,享年105的人生中,她看淡了人间尘埃,放下了太多尘语旧事。

原来,山重水复后的柳暗花明只是对迷失的告别;原来,南飞的大雁也会对北方的寒冷挥手告别;原来,秋季的枫叶坠落是在为夏季的炽热告别……抹去了这些亮色,人生会生锈吗?我们不得而知。

与其说等待新的快乐不期而至,不如说马齿徒增,舒舒服服醉了一年。2020,原来我们的故事也会这样的神秘,是否,你已经在等待我的路上了呢?

高二年级作文  散文  评分:1.1元

上一篇: 再见,2019,你好,2020

下一篇: 2019再见,2020你好。

作者《莯卿 》还发表过以下作文

看《幻昼》的网友还看过

大家都想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