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1-14 18:29:27  作者:七月樱雨

“爹,娘我们回来了!”阿漫和丈夫兴奋地喊道。他们刚进村就看到了爹娘那走来走去的身影,娘见到自家闺女和女婿回来了,赶紧迎了上去,招呼道:“你们回来啦?饿不饿?走,回家吃饭去。”爹虽然没有多热情,但眼里的喜悦是怎么也藏不住的。

爹娘只有阿漫一个闺女,但由于工作需要,阿漫只有在过年时才回来。庆幸的是,阿漫的丈夫是个孤儿,而且他们在城里也没有房子,所以每次过年都是和丈夫回娘家过。这也是爹娘唯一一个见闺女的机会,每到过年,他们都格外兴奋。

饭桌上阿漫兴奋地与娘分享城里的趣事,娘静静地听着,眼神种带着宠溺。阿漫突然说道:“娘,我们终于在城里买上房子了!以后就不回来过年了。”娘呆愣住了,脸色有些苍白,声音中带着一丝乞求:“你们不回来了吗?丫头啊,你看你们之前都是回来过年的,这样也热闹一些啊,如果你们不回来,那我和你爹多孤单啊!”阿漫为难地开口道:“娘,你就别为难我了吧 ,我们刚买上房,以后想在那过年呢!你看,房产证都在这呢。”娘看着闺女手中的房产证,若有所思,心中暗下了决心。

“爹,娘,我们先走了。”过完年后,阿漫同爹娘告别道,说完便出了村门。

几天后,阿漫打电话回来问道:“娘你有没有看见我放在包里的房产证啊?”娘一口否定道:“没有。”

过年前,爹娘在村口等待着,终于在他们的盼望下,闺女和女婿出现了。

“娘,我们的房产证丢了,还要补办呢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阿漫向娘诉苦道。娘说道:“那你们多久补办好啊?”“一年多吧。”阿漫回答道。

因为房产证的事,阿漫在家里多待了几天,她的丈夫则先回去了。她突然想到爹娘的身体不是很好,便准备帮二老办个医保,这样方便些。当即,她告诉了娘,问他们的身份证在哪,娘告诉了她,让她自己去拿。不一会儿,阿漫找到了他们的身份证,刚想离开,偶然瞥到那在底下压着的不正是她的房产证吗?心下一沉,拿起房产证冲了出去,“啪”一声扔到正在缝衣服的娘前面,怒气冲冲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不是没看到吗?”娘看到房产证一下子慌了神,急忙解释道:“丫头,你听我解释!”爹也劝道:“你听你娘解释。”阿漫生气地说:“我才不是你们的闺女,天下怎么有你们这样的爹娘?以后我再也不会回来了!”她拿起房产证,没有理会娘的乞求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几年过去了,阿漫再一次接到家里的电话,爹满是悲痛的声音传入耳中,“你娘昨晚走了,你回来看看吧!”阿漫瞬间血色全无,赶回了家中。一进门,就看到爹那苍老的背影坐在床边,眼神空洞,失去了光泽。见闺女回来了,一言不发,只是示意阿漫跟上,转眼间来到了娘的坟墓前,照片上的女子那温柔的笑容刺痛了阿漫的心。她颤抖的声音响起: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怎么会这样?”爹看了看她,无力地回答道:“你娘身体不好,所以才会这样的。”

“为什么不早告诉我?”

“我本来想打电话给你,但你娘不允许我找你,她走前让我告诉你,她不是故意的,她只是想多看看你。”

刹那间,阿漫泪流满面,一下子跪了下去,痛苦地喊道:“娘!”

母爱无罪,爱本就无分对错。时间是一个小偷,偷走了爱,也偷走了亲情。那时,只怕后悔莫及,如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啊……

九世浑浊,许我长清

长清执笔

初二年级作文  小说  评分:1.1元

上一篇: 我喜欢的一位老师

下一篇: 手账

作者《七月樱雨 》还发表过以下作文

看《偷》的网友还看过

大家都想看